悖乱不可以持国——无聊偶记之八十八
2022-05-07 09:16:59
  • 0
  • 0
  • 14



悖乱不可以持国

——无聊偶记之八十八

《吕氏春秋·慎大览》里有篇文章,叫《察今》。过去中学课本里收录了,现在不知有没有。这篇文章讲了一个道理:

“治国无法则乱,守法而弗变则悖,悖乱不可以持国。”

这句话20个字,看似简单,但它却概括了数千年来中外各国治国之道。

治国需有法。凡先王之法,有要于时也。时不与法俱在,法虽今而在,犹若不可法。

为什么呢?它讲了两个故事:

一是荆人袭宋: 使人先表澭水。澭水暴益,荆人弗知,循表而夜涉,溺死者千有余人。

教训何在?世易时移,变法宜矣。譬之若良医,病万变,药亦万变。病变而药不变,向之寿民,今为殇子矣。

二是刻舟求剑。楚人有涉江者,其剑自舟中坠于水,遽契其舟,曰:"是吾剑之所从坠。"舟止,从其所契者入水求之。舟已行矣,而剑不行,求剑若此,不亦惑乎?以故法为其国与此同。时已徙矣,而法不徙。以此为治,岂不难哉!

两个例子说明了两种情况:一是情况变了还照老办法办事,结果损兵折将;二是时间地点变了,改按原来的刻符寻剑,自然碰壁故凡举事必循法以动,变法者因时而化。是故有天下七十一圣,其法皆不同;非务相反也,时势异也。故曰:良剑期乎断,不期乎镆铘;良马期乎千里,不期乎骥骜。夫成功名者,此先王之千里也。

“举事必循法以动,变法者因时而化”。

办事既要有正确的法度与规矩,又要审时度势,应乎潮流,顺乎民意,适时变法。

1815年,法国波旁王朝复辟。1824年路易十八去世,他的弟弟查理·菲利普登位,史称查理十世。他生于凡尔赛宫。年轻时生活放荡,不谙世事。对风云变幻的社会形势和新生事物不可理喻,极为抗拒,是个极端守旧的保守主义者。即位后推行了一系列反民意、反潮流的政策,明确表示要恢复以前的特权阶级的天堂,向逃亡贵族发放补偿,严厉控制言论出版自由。1830年7月,下令封闭各报刊,并解散议会,修改选举法,规定只有拥有土地的人才有选举权。办法不得人心。引起民众的敌意。由于人心浮动,自由派强烈不满,终于爆发了1830年7月革命。起义者27日举事,仅仅三天,政府军溃败。查理十世逃亡国外。

法国历史学家阿历克西·德·托克维尔在评价昏君查理十世时说:

“如果某个机缘,让他上了大位,他一定会从他智力、知识发展过程中停止的那个时刻,寻找资源,构造他的政治理念、价值选择和治国方略。这种人的性格一般都执拗、偏执,愚蠢而自信,鲁莽而自用,以为他捍卫了某种价值,能开辟国家民族发展的新方向。其实,他们往往穿着古代的戏装,却在现代社会舞台上表演,像坟墓中的幽灵突然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,人人都知道他是幽灵,他却以为自己是真神。但是,他选择的理念,推行的政策,无一不是发霉的旧货。”

此时的查理67岁了,但“他的知识结构、文化水平、政治判断力和价值选择,停留在青少年时期的某一个阶段。然后不管他活多久,也不管世界上发生多少变化,他都表现为某一时刻的僵尸。”

托克维尔说他们是“穿着古代的戏装,却在现代社会舞台上表演,像坟墓中的幽灵突然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……”。可是也有的与之不同,他们是换了新装的皇帝:一言一行却像它的千年祖宗在人间游荡;一举一动都显现出他们心中的偶像在世间浮飘。但他的每一次表演,却往往是东施效颦,弄巧成拙,生出了许多笑料,同时也捅了不少漏子。

治国无法则乱;法不正则罔;食古不化则悖:乱者,举措适宜,乱了方寸;罔者诬罔,蒙蔽迷茫,失去方向;悖者,谬也,违背规律和常理。

乱、罔、悖不能持国。奉劝世人梦醒!!! 2018、12、2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